首页 > 现代言情 > 大阪无战事[综] 离机 > 12. 第十二章

12. 第十二章

小说:

大阪无战事[综]

作者:

离机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8

有鬼?自家妹妹难道说是看到妖怪了?

感觉到白石友香里似乎放松了之后直接整个人不知道是晕了过去还是睡了过去,白石少年手忙脚乱地把妹妹抱去了床上,看着前来查看情况的父母突然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大喊着“见到鬼了”然后晕过去这种事情……

“刚才应该是一路跑回家的吧,有点脱力了。”

检查之后确认女儿并没有太大问题白石爸爸松了口气,对着自家儿子妻子笑了:“让友香里好好休息就好,说起来今天藏之介考得怎么样?”

“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啊爸爸。”

“好吧,我记得网球部的地区预选也已经结束了吧?马上就是大阪县大赛,怎么样,有信心么?”

“当然啦,爸爸你放心好了。”

白石藏之介笑了起来,应付完自己父母看他们回到房间后却皱起了眉头。刚才,白石友香里是和他说了有鬼的意思,指的是她看见了……妖怪?

在经历过可能递给雨女一把伞导致差点死于非命之后,白石藏之介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上或许很多怪异是确实存在的。曾经和自己同学三年的花开院铃或许是真的阴阳师,而告诉自己给自己还伞的御代川紫苑……

说起来,那把伞?

小心翼翼地走到玄关处把柜子打开拿出自己那把藏蓝色的伞,思考片刻后白石还是决定稍微试试看。有点紧张地拿着这把伞走进自己妹妹的房间,坐在床沿刚准备把这把伞放入她的手心,他就突然发现白石友香里的手腕上似乎一下子冒出了尖刺。

努力咽下脱口而出的尖叫,白石藏之介猛地站起身后退两步,看着那些尖刺慢慢地变得柔和时才再度上前,发现自己妈妈送给妹妹的贝壳手链上似乎冒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与它沉默地对视了几秒钟,白石藏之介猛地站起身拿着那把藏蓝色的伞,带上钥匙无视自己母亲好奇的呼唤头也不回出门。虽然印象有些模糊,他还记得自己那天从见到那只三花猫回到家里的路,属于全速奔跑的情况下三分钟之内就能到达的距离。

但是到了之后……

手撑在膝盖上喘匀呼吸,抬起头看着周围似乎并不像是有人家的样子白石也没有在意,慢慢地走了一圈后看着自己重新回到原地不由得有些发愣。

他刚才好像从来都没有一直右转或者左转来着?等等,不对,明明上次他见到这里还有大门的,为什么今天什么都没看见??

“姬君,打扰了。”

“日光一文字?”

看着轮到近侍工作来书房敲门的日光一文字,正在帮夏目贵志写大阪城报告的紫苑抬起头,瞥了眼身后正在疯狂斩杀巴巴托斯的爷爷叹了口气:“找我?还是爷爷?”

“找您。姬君,那位白石君似乎想来见您。”

“找小紫苑?等等,男同学?”

御代川亮瞬间抬起头,表情里全是警惕:“三日月去哪儿了?”

“别找了,三日月被我发配大阪城,和一期轮流干活带队去了。反正他们一个猴子的刀一个是宁宁的刀,现在来本丸去挖小判也算是自家人互相倒腾,真要遇上了比较不会尴尬。”

“……”

这算什么不会尴尬的事情?

御代川亮嘴角一抽,正在写论文的夏目贵志笑了笑,点击保存后看向了紫苑的方向开口:“可能是找紫苑有事,御代川先生,需要我去看看么?”

“爷爷只不过是为了表现爷爷威严而已,不用太在意。夏目哥你这篇论文死线在后天会很辛苦,白石君是我的校友,估计确实是来找我的。”

搁下笔站了起来,少女瞥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底浅红边长襦绊,确认出门也没问题后也懒得再换衣服,伸手束起披散的紫色长发走在走廊上对着身边的刀剑付丧神有些好奇:“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来找我么?”

“并没有知道太多。但是姬君,他手上拿着那把本丸的神刀们加持过的伞。”

那把伞?难道说是遇到什么妖怪,或者进一步也可能遇到了时间溯行军?

略微加快了一些脚步却又缓了下来,侧头看着仿佛什么都没看见的长发付丧神紫苑轻哼了一声:“不要瞎和爷爷报告,我没有着急。”

“是,您没有。”

十分顺从地点头装作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在走到本丸门前时日光一文字伸手将自己的本体刀送了出去:“姬君,若有什么事情只要呼唤我即可。”

“好,拜托你了。”

看着付丧神隐在暗处,少女伸手将日光一文字的本体刀挂在腰间推开门,看着白石藏之介的背影时踩着她的木屐,略微发出一些声音作为提示。在看到他猛地回头时脸上混合着担忧惧怕焦急等各种情绪的面容时紫苑略微叹了口气:“白石君是有事找我?”

“御代川!那个,那个我看到我妹妹手腕上好像有奇怪的东西!”

少年很高腿也长,没走几步就一下子来到了她面前,让她因为这种突然的接近有些慌乱,同时也变得无措起来。不过白石似乎也注意到她的反应,主动停下后快速开口:“她今天回来的时候说她遇到鬼了就晕过去,躺床上我想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友香里,就是我妹妹手腕上的贝壳手链就直接变成尖刺,而且好像还有个奇怪的脑袋。”

半路遇鬼?贝壳手链上冒出个脑袋,还变成了尖刺?

如果不是确认白石藏之介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一直都在四天宝寺,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自家夏目哥的同学——要知道才在大约一个小时前她刚好翻到了有关贝壳付丧神贝儿的叙述,结果现在就一下子遇到了?

不对,这应该算是言出法随的言灵?

简单点了点头,将两只手拢在袖子里才感觉有点安稳,踩着木屐走到路上时少女看着满脸慌张又担心的少年叹了口气:“没关系的,白石君你先带路,我和你路上说。那个应该是付丧神,不会伤害到你的妹妹。”

“可……”

“听你的描述对方一开始对你有敌意,但是根据你说过的确认你身份之后还探出头来看你这样的形容……白石君,这条贝壳手链有什么来历么?”

“额,好像我记得是小时候妈妈送给友香里的,然后友香里就一直戴着了。”

“母亲的赠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当时应该有和妹妹抢过这条贝壳手链,或者说希望母亲也送一条一样的给你,对么?”

“……”

被少女一字不差地提到自己小时候犯的熊,白石瞬间涨红了脸,语气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我,我才没有那样。”

偏转视线看着他略有些红的耳朵,紫苑没有笑,只是点了点头继续往白石家的方向走过去:“母亲赠予女儿的贝壳手链在女儿长期佩戴之后会有化为付丧神的可能,白石君的妹妹可能是因为冲撞了什么贝壳手链为了保护她出现,同时也因为某些原因她本人所以才会陷入沉睡。”

说到这里少女略微顿了顿,表情里多了点愧疚:“有关这点大概是我的失误。本来现在付丧神已经很少见了,但是因为我送了你那把伞灵气将你家中的运势改变……抱歉,让你们家人受惊了。”

“也只是单纯有点惊讶罢了,御代川不用这么道歉啦。”

白石轻声嘟哝了一句,然而在看到似乎站在家门口看他去了哪里的母亲时瞬间僵硬了起来:“那个,咳,那个贝壳手链,很危险么?”

“不会太危险,如果你不太放心的话我可以帮你看一看。说起来,这位是令堂?”

“啊,嗯,对。”

看着满脸笑容的白石妈妈,紫苑弯腰行了一礼后饶有兴趣地看向了白石藏之介,似乎想看看他能说出什么借口来。然而白石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最后还是白石妈妈笑眯眯地摆了摆手:“哎呀没关系,藏之介我都懂的。”

不!您什么都不懂!!

在内心发出一声哀嚎,趁着自家父母依旧回到房间,白石迅速打开了自家妹妹的房门。目光落到小少女的手腕上,看着一颗头那么大、也仅有一颗头的乳白**面孔付丧神,紫苑上前一步伸出手但没有触碰到它,话语却变得轻柔了许多:“多谢你了。”

“御代川?”

“哼。”

萝莉脑袋别了过去,但却悄悄地往后面贴了贴,触及到少女手掌的那刻立马又趴在了白石友香里的手边表情警惕:“你是谁?是来退治我的阴阳师?”

说,说话了!

白石藏之介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颗头,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狠狠洗刷了一遍。然而听到这句话的御代川紫苑却没有那么大反应,只是略微摇了摇头。

“不,我只是来告诉关爱自己妹妹的哥哥,只要妹妹一觉醒来多吃一点就没问题了。不仅如此,大概还要提醒他,他的妹妹多了一位守护者。”

她的声音比在学校里更加温柔,带着些许哄小孩的感觉让白石藏之介有些不太自在。然而在看到那颗脑袋转向自己时又觉得头皮发麻,下意识**两步伸出手:“你,你到底是……”

“白石君,这位是贝壳手链的付丧神,被统称为‘贝儿’。关于这位付丧□□字,令妹给这串手链如果起了名字那就是这孩子的名字。她刚刚成为付丧神,力量无法控制得太好,因此不用担心,等令妹醒来就没有问题。”

“友香里,还有我记得应该是,小纯。”

“诶?”

“我说,我妹妹的名字是友香里,她给她的手链起名‘小纯’。”

突然听到白石口中说出的名字紫苑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听到他的解释后她点了点头,在贝壳付丧神的注视中伸手握住了白石友香里的手:“人如其名,是个很可爱的孩子。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以后还是请小纯不要随意显现为好。还有,名字也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

孩子……

“我知道的啦,但是今天友香里被坏人跟踪了,我才出来帮她的。”

看到那颗头声音软软糯糯的同时又去蹭了蹭御代川紫苑,白石也不再害怕,走到自家妹妹床边想要伸手摸摸看付丧神是什么感觉。然而就在他伸手的那刻,却又看到萝莉头朝着自己凶恶无比地长开了嘴巴,龇牙咧嘴地表现出了什么叫做“我超凶”。

“噗,果然如同御代川所说,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啊。”

“白石君。”

“什么?”

“抱歉。”

将小姑娘的手松开,紫苑带着点歉意转头看向半跪在自己身边的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和他好像有点太近了。

这个距离是自己几乎从来没有和他人接触过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她甚至能够察觉到他手臂上撒发出来的温度,能够看到他眼眸中的自己。

“嗯?御代川为什么要抱歉?”

少年似乎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任由那只付丧神似乎是在啃咬他缠着绷带的左手,对着眼前的紫发少女笑了起来:“明明是我晚上胡乱来找你想问情况,结果御代川特意帮我来看了妹妹,告诉我有关付丧神的事情,让我放心下来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完全不用任何道歉,反而应该是我来说谢谢你的帮助啊,御代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