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综]只谈会分手的恋爱 五月桃花 > 6. 可爱的人

6. 可爱的人

小说:

[综]只谈会分手的恋爱

作者:

五月桃花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18

即便中原中也再怎样单纯,也该反应过来“清晨五点钟”前去商谈合作事宜、是一件多么惊悚的事情了,哪怕算上到达东京后的准备时间,清晨五点钟出发,也是一样的惊悚。

何况中原中也只是|性|情|单纯、愿意对他人付出信任,而非真的智力不足。

虽说中原中也也不知道首领到底是什么意图,但也仍旧在清晨五点钟的时间,驱车来到柏木透真的公寓接人,柏木透真也准时地穿戴整齐出现在公寓前。

这是首领定下的时间,即使惊悚、即使另有缘由,身为部下的他们还是会听的。

“柏木先生如果睡眠不足的话,可以补觉。到了地方,我叫您。”中原中也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修长手指不摩擦了几下方向盘,呼吸刻意轻缓了许多,犹豫消失了一样。

大抵是柏木透真展现出的良好的教养,让曾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中原中也感到了局促。呼吸、语调、举止、衣着装扮,所有可以摆上台面的一切,中原中也都想展现出最好的,就连今天开的车都是相对低调内敛的宾|利。

中原中也在得到首领命令他和柏木透真一起行动时,就到相|关|部门那里拿到了柏木透真过往处理过的事件,他可以清晰地勾勒出柏木透真的那温柔、得体、彬彬有礼、机智且富有永不枯竭的勇气与耐心的品行。

尽管没有切实的相处过,中原中也仍旧知道柏木透真是先代首领的养子,但他并不认为那位疯狂暴|虐|的先代首领可以教养出这般优秀的人,所以,就只可能是柏木透真自身便拥有优秀的品性|。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怎么他和柏木先生的时间总是错开?

他出差,柏木先生留守本部;柏木先生出差,他留守本部。

柏木透真的食指指尖轻轻滑过放置在双腿上的文|件|夹,他同样在心底夸赞着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是十分优秀的人,即便曾经并未受到良好的教育,所展出的气质,也足够秒杀一众自诩接受到良好教育而不屑与底层人们为伍的上|层|人士。

“中也君是可爱的人。”与一般含蓄的亚洲人不同,柏木透真所掌握的词汇当中从来都没有“含蓄”一词,夸赞他人也从来都不是需要含蓄的事情。

车子险些被中原中也开出S形:“可、可爱什么的……这可不是形容男人的词汇。”

中原中也无可奈何的空闲出一只手按了按帽子。

柏木透真闭眼笑了一下:“可爱,也指令人敬爱的受人喜爱的意思。也可以抛去字面意思,从精神层面解读为心灵纯粹的人。这与男人或是女人,没有任何关系,中也君。”

柏木透真微微侧过脸去,含笑望了耳尖发红的中原中也一眼,有些无奈的收回视线。仅仅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夸赞,都会引起中原中也的情愫吗?这可真是令他感到心情愉悦的糟糕啊。

嗯,心情愉悦是一回事,糟糕是另一回事。

中原中也脸色发红,嚅嗫了几下:“……哦。”

在柏木先生眼中,自己有这么好吗?这可真是……

就像初次见面时一样,中原中也感到喉咙发紧,一阵阵的呼吸不畅,双手攥紧了方向盘,语调极快地说:“柏木先生也是非常非常优秀的人,首领和红叶姐都这样说,我也这样认为。”

首领和红叶姐同样也说,柏木透真是十分寂寞的人,要是他能……

“谢谢。”柏木透真看过去,樱粉的双眸映出中原中也沉思的面容:“在想什么?”

“在想,如果可以早些认识柏木先生就好了。”中原中也脱口而出,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从脖子红到了耳朵,通红通红的那种,险些羞恼的把脸孔埋进方向盘。

啊啊啊!他都说了些什么啊!?

“中也君?”

“请、请先不要对我说话了柏木先生!”中原中也声调上扬至天际线。

柏木透真轻笑:“好,那么请冷静下来好好开车,中原先生。”

呜哇!先生一词,被说得满是贵气轻佻,怎么想都没办法冷静啊柏木先生!!!

……

在预定的酒|店稍作休整,十点钟,柏木透真带着中原中也踩着指针归于12的瞬间,精准的出现在此次代表迹部财|阀而来的迹部景吾面前。

年纪尚轻,只有十六岁的少年掀起眼皮扫了眼面前入座的两位青年,漫不经心的态度不难发现对于同港口黑|手|党|的合作,少年是不认同的,即便他们商谈的是毫无半点水分的正|规|生意。

中原中也的共情能力极强,他可以理解面前少年的心思,对于少年的轻慢态度,他视若无睹。

柏木透真非常冷静,甚至因过分冷静显得有些冷漠。

没有任何客套,柏木透真翻开迹部财|阀,准确点说是少年准备的合|约。

迹部景吾非常清楚自己准备的合约是何等的苛刻,几乎开篇劝退,然而他注意到樱粉发色的青年毫无怒意,唇边一直攀着轻缓柔和的笑意。

慢慢的,迹部景吾的态度从原本的漫不经心变得郑重起来,背脊挺得笔直,犹如以往商谈合作时一样。

樱粉发色的青年非常认真地将长达68页的苛刻合约从头看到尾,以每一页一份三十秒的速度,但却并没有在利|益|分配的页面停留很久,这通常是合作双方最为在意的。

他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迹部景吾在思考,中原中也同样在思考。

中原中也看到柏木透真放下手中的合约,将携带着的文|件|夹打开,取出大约有21份合约轻轻放至迹部景吾的面前,眼看着年纪尚轻的少年瞬间变了脸色。

确实是变了。

其中一份合约的logo无比眼熟,迹部景吾感觉喉咙发紧,这家公司是法国的一家企业,生意遍布全球,也是一家叫他很到牙根痒痒的企业。

迹部财|阀|曾数次希望同这家企业达成合作,却均以失败告终,日本排行前五的企业和全球排行前十的企业是没法比较的。

这家企业的logo,合作驳回的文件为黑灰色,达成合作的文件为水蓝色,寻求合作的文件为彩色。

这一份文件的logo正是彩色。

可见这一次的合作项目多么具有|诱|惑|力。

耐心的等待少年将一份份合约尽数看了一遍后,柏木透真才开口:“迹部财|阀的条件,我代表港口黑|手|党|同意了。”

“啊。”完全沉浸在要不要松口将合约条件放至最宽、从而挽回方才漫不经心态度的少年、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却很快就反应过来:“同意?咳……柏木先生的意思是,迹部财|阀|制定的合约您同意了?”

傻的吧这人!?

“港口黑|手|党|寻求的合作对象是长期且稳定的。”柏木透真轻笑,并不去提少年方才失礼的态度,以及合作条件的苛刻,语气诚恳道:“介于港黑并不良好的口碑和与迹部财|阀|的第一次合作,作为对贵公司的诚意,我认为这样的条件完全可以接受。”

话音落下,柏木透真在合约上签上了名字。

合作达成。

迹部景吾一阵恍惚,失礼的没有送行、更没有开口道别,连“合作愉快”都没有,他不能更清楚的明白,他出具的那一份合作是何等的苛刻,尤其在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是怎样的庞然大物的情况下,他更觉幸运。

迹部财|阀|根本就是在无比冷酷的竞争中被幸运眷顾的那一个……

其实,如果迹部少年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些企业给出的合约条款,远比迹部财|阀|给出的还要苛刻十倍不止。

可惜迹部少年没有看到呢。

对于算计少年郎的事情,柏木透真没有丝毫的羞愧,事实上在三维空间生存,就必须明白一点,那就是任何一个孩子都极有可能是一个小怪物。

小怪物的杀|伤|力巨大,若小看他们,哪怕是雄狮有朝一日也会被绵羊撕咬成碎片。

“所以,明白了吗?”柏木透真笑望着中原中也:“中也君。”

“明、明白了……”中原中也的表情如在梦中一样不清醒。

从“被挑选”转变为“挑选者”的角色、并让对方深切体会到优胜略淘却被幸运的选中,但……看起来简单,但只要愿意细细深究,就会明白,柏木透真究竟付出了多大的精力。

中原中也上扬起唇角:“柏木先生是非常非常帅气的人。”

“谢谢。”柏木透真笑了笑,屈起手指敲了敲双腿上装有21份合约的文件夹:“去午餐吧中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