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HP翻译]Pet Project(SS/HG) 陆枉 > 15. 新的开始

15. 新的开始

小说:

[HP翻译]Pet Project(SS/HG)

作者:

陆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2

Chapter15 新的开始

西弗勒斯翻了个身,睁开眼睛。感到它们发痒和肿胀,他毫不怀疑,如果他照镜子,他会发现它们一定是充血了。

他颤抖着,尽管他身上是温暖的毛毯。他做了一个真实的噩梦,他闻到自己因为恐惧而出的汗水紧贴着的糟糕气味。今天晚上再也睡不着了。他掀开被子,转身坐在床边。他在太阳穴上按揉着,想知道他是否有剩下来的头痛药水——不是上一剂没有做的那么好的药。他眼睛后面痛成一种沉闷的节奏。

对面远处墙壁的窗户只露出了最脏的黑玻璃。他瞥了一眼在床头柜上的老式的发条闹钟。它凹陷的锡面在显示着凌晨两点十四。看来他的睡眠模式已经恢复正常了。在城堡里的最后几天,他睡得很快,这使他感到不安。现在,在他自己的家里呆了两天之后,正常情况又回来了,阿不思给他带来的无论是什么魔药还是咒语都已磨掉了。在某种程度上,这几乎令人感到安慰。他没有准备好**,那些无梦,安宁的夜晚的睡眠,使他心里对坟墓的思想太过于沉重。

他穿过他房间里那破旧的地毯,脱掉睡衣,毫无计划地把它扔在了木地板上,他□□地走进了浴室。首先,他需要冲个澡来洗掉噩梦的臭味。然后,也许,他会为治疗师爱丁顿(Eddington)送给他的药膏工作。他叹了口气,因为他想起了今天要做的事。难怪他会有那样特别的噩梦。随着夏天的来到,霍格沃茨关闭了,西弗勒斯不再处于校长的监视下。黑魔王会期待他更多的时间和参与。是时候一步步回到巫师社会的黑暗深渊了。

――――――――――――――――――――

赫敏摸摸她的胃,然后把她的手埋在枕头下,用手指碰着她的魔杖。她伸直了双腿,把脚趾伸到床的尽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霍格沃茨回来的第一周,她花了时间和她的亲戚们在一起,讲述她在学校一年的故事,每天早上都可以睡懒觉。这是她自己的秘密奢侈品,她在学校时很少有机会沉迷其中。

她睁开一只眼睛,凝视着闹钟上闪烁的红色数字。上午九点半。哦,是的,睡懒觉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她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她也对斯内普教授有一个愿望,希望他也能在他的新床单上有一个良好的睡眠。

嗯嗯嗯,也许再等三十分钟,我就起床。她闭上眼睛,刚开始回到梦乡,这时一声尖叫从楼下传来。赫敏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她在脑海里幻想着摄魂怪和食死徒的形象,她充满了恐惧。赫敏抓起她的魔杖,穿过她的房间。她跑下楼梯,穿过客厅,走进厨房,嘴唇准备好了用魔杖施个攻击魔法。

赫敏在期望着面对伏地魔的追随者在她生命中的战斗,但是她僵住了。波林娜·格兰杰,五英尺五的她,正站着,准备战斗,她的背靠在炉子上。她那被称赞的手拿着一个铸铁煎锅,准备好了,随时准备动作。

她母亲的目标是……

“Rink?”

Rink没有从他蹲着的地方移动,两臂都在他的光头上蜷曲着。如果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当赫敏叫他的名字时,他似乎还会进一步向自己的身体里蜷缩。

“赫敏,发生什么事了?”波林娜厉声道,她的眼睛从来没有从这个在她厨房中央的生物身上移开。“那是什么东西?”

嗯,哦。

她试图屏住呼吸,镇静她那疯狂的心跳,赫敏发出了一声战栗的呼吸。食死徒和伏地魔的幻象慢慢地从她的脑海中消失了。然而,潜在的恐惧依然存在,因为她刚刚尝到了父母被攻击的脆弱的滋味。

赫敏把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手边的问题上。“妈妈,您现在可以放下锅了。”

在她女儿的话语中,波林娜稍微压低了平底锅。然而,她并没有把它放回炉子上。

赫敏仍然不相信Rink在她的厨房里。这精灵在这里做什么?她瞥了一眼她的妈妈,她仍然抓着锅,赫敏走到Rink身边。当她跪倒在地的时候,Rink几乎让自己趴在地板上,他那长长的鼻子碰到了光滑的瓷砖。

“Rink很抱歉。Rink将对自己进行严重的惩罚。Rink只是想找到赫米。Rink并不是想要吓人。”

如果Rink不是看起来那么可怜,那么赫敏可能会因为整个情况的荒谬的想笑。她的手抚摸着颤抖中的Rink的背,试图让他冷静下来。“Rink,不会有惩罚的。你很好。我妈妈很好。我们只是不知道你会来。”

然而,Rink却忽略了所有的安慰,他的颤抖变成了大声的悲泣。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赫敏转向了她的母亲。“妈妈,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家养小精灵和S.P.E.W.吗?”在母亲的点头中,赫敏说,“这是Rink。他是一个家养小精灵,也是我的朋友。”

在赫敏用“朋友”这个词的时候,Rink的哭泣改变了音调。隔着每一个抽泣的间隔,赫敏听见他在咕哝。“朋友,小姐,说Rink是朋友。Rink做了什么?Rink让年轻的小姐母女感到害怕。Rink是一个坏精灵。”

看到这个曾经令人恐惧的生物现在在厨房的地板上变的这么痛苦,波林娜终于放下了锅,向前走了一步。“这是一个精灵吗?”她问,语气很怀疑。“这些年来,当我读魔戒的时候,它所描绘的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赫敏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她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对书和阅读的喜爱,但在赫敏喜欢非小说的地方,她的母亲却恰恰相反。事实上,波林娜·格兰杰,有无数的小说和幻想书,已经理解了赫敏在赫敏自己知道之前就已经是一个女巫的暗示。

“家养小精灵,妈妈,而且如果我对他的哭泣和喃喃自语理解正确,他很难过于他吓到了你。”

在这一点上,Rink继续说。“Rink是一个坏精灵。”在这样一个可怜的、充满泪水的声音中,波林娜和赫敏都退缩了。这就是作为母亲的实际作用所需要的一切。毕竟,赫敏也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了她的博思。

波林娜大声地拍手。“够了,赫敏,Rink,你们两个都从地板上起来。”

赫敏爬起来坐在脚跟上,看到Rink爬起来也坐在脚跟上有点吃惊。波林娜看了一眼她的女儿,注意到她的手紧紧地放在她的臀部上。“赫敏·格兰杰,你穿着睡衣在房子里跑来跑去。上楼,穿好衣服,然后回到这里。”

赫敏走到门口,听见妈妈继续说,“现在,Rink,是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在那个魔法学校里学的,但这是我的厨房。不会有惩罚,也不会有歇斯底里。”

赫敏错过了Rink的回答,因为她跑回楼上的房间。在快速换了衣服之后,赫敏回到厨房,发现了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景象:Rink正坐在厨房的椅子上,他的光脚在地板上五英寸的地方摆动着。在他面前的是一杯橙汁和一盘果酱面包。Rink的脸上是一种困惑和吃惊的表情,但仍然吃着面前的一顿早餐。与此同时,她的母亲看着Rink,就像她在拍心理照片一样。

当赫敏看到她母亲的眼睛时,波林娜笑了。“我厨房里有一个精灵。”

赫敏在困惑中摇了摇头。她确信,其他人的麻瓜妈妈们现在会尖叫起来。她的却很高兴。

“妈妈,你介意我和Rink谈谈吗?或许我能知道他为什么来这里。”

波林娜用抹布擦她的手,点了点头。波林娜最后看了一眼Rink,走进了客厅。

赫敏从桌子上抽出一把椅子,坐在Rink旁边,把魔杖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不知道从哪里开始问她的问题,赫敏决定先进行最简单的对话。“Rink,如果你不想吃的话,你就不必吃早饭了。”

Rink看着她的眼睛比平时睁得大。“Rink必须吃。房子的女主人做了Rink的食物,并说要吃。她不是Rink的主人,但Rink不会违反。”

赫敏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觉得这不是轻松的谈话。房子的女主人?房子?这绝对是另一个时间和地点的问题。

是时候换个话题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Rink把他的膝盖拉到椅子上,他蜷成一个小球。当他回答了赫敏的问题时,他的声音很小,充满了痛苦。“主人离开了霍格沃茨。没有学生,没有老师。Rink请求主人带Rink去。”

在Rink的表现下,赫敏猜出了教授的答案。“斯内普教授让你留在霍格沃茨。”

Rink点点头。“他说Rink是属于霍格沃茨的。当Rink说Rink属于魔药大师的时候,他就不听了。”那个精灵似乎更缩进自己的身体里去了。“主人没有家养小精灵。没有精灵可以照顾他,没有精灵为他做饭。”Rink的声音变成了一种让人震惊的耳语。“主人没有精灵帮他打扫。”

赫敏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没有你来换床上的床单,他就不会有那个床单了。他会重新陷入失眠的。”赫敏抑制住了诅咒的冲动。

“主人认为学校的主人让他安眠。”

在理解精灵们似乎很喜欢的混乱的名字之前,赫敏在困惑中微微皱起了眉头。“学校的主人?哦,你是说邓布利多校长?”

Rink再次点点头。

赫敏惊讶。如果斯内普教授睡得很好,她就会去找Rink,但在那之后,在学习和考试之间,她没有讨论这个话题。她本应该更好的知道,对西弗勒斯·斯内普来说,没有什么是容易的。“你的意思是,斯内普教授认为校长做了什么?”

在小精灵犹豫的时候,赫敏给了他一点小的刺激。“来吧,Rink,我们在一起。赫米不打算让任何不好的东西伤害斯内普教授了。”她的保证奏效了。

“主人在第一个晚上睡得很好,但他以为学校的主人给他施了魔法。”

“让我猜猜,斯内普教授开始怀疑了。”赫敏突然站了起来,开始在小厨房里踱步,她的牙齿在咬着她的下嘴唇。然后她□□着。“该死的,我应该想到这一点。当然,如果他突然开始睡得很好,他就会变得疑心起来。那么他做了什么呢?”

“主人工作得更多,走在城堡的大厅里。主人不去他的床上睡觉。”

赫敏大声地说着,继续她的想法。“好了,这是有意义的。他怀疑睡觉,所以他避免躺下。即使这个人不是想要变得困难,他也很困难。”在她的椅子上,赫敏把她的前额靠在桌子上。“斯内普教授甚至还没有同意教我,但我已经厌倦了思考。”

在同样的痛苦中,Rink的前额也撞到了桌面。

――――――――――――――――――――

“醒醒,赫敏。”

赫敏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看到她的父母站在她房间的床脚边。她的父亲看起来很困惑,而她妈妈则看着……实际上,赫敏不知道如何解释她母亲脸上的表情。

从褪色的光线开始渗进她的百叶窗下,她猜测那还只是清晨的时候。她迟钝的大脑花了几秒钟才把线索拼凑起来,但最终她意识到,她的父母这个时候都应该穿着衣服去上班,穿着同样的干净整洁的白色实验室工作服。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还在这里,把她叫醒?

“什么事?”她打了一个大哈欠问。

“我想你最好跟我们来,亲爱的。”

她妈妈的声音里有些东西把睡意都赶了出去。赫敏从床上爬起来,她父母的奇怪举动促使她抓起她的魔杖。她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们沿着通向楼梯的走廊走下去。

中途,当主要生活区映入眼帘时,赫敏陷入了困惑之中。起居室已经被改造了,或者更准确地说,它已经被清理干净了。这并不是说波林娜·格兰杰是一个邋遢的人,但她是一个职业女性。在办公室工作了一整天后,两个格兰杰医生对打扫卫生都不感兴趣。所以房子通常有点凌乱,就在这里。

现在它是一尘不染的。壁炉边的地板上的书籍整齐地排列着。木地板在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赫敏可以闻到曾经用过的柠檬油的味道。

再往下走几步,赫敏就在一楼停了下来。她瞥了一眼她的爸爸妈妈。

波林娜脸上仍然有这种奇怪的表情。“厨房也一样。”她说。“当我今天早上下楼为你的父亲和我准备早餐时,我发现了新鲜的咖啡、水果、麦片,还有一些看起来像自制面包的东西,摆在桌子上。”她的妈妈穿着她的实验服,坐立不安,然后问,“这是你做的吗?”

赫敏叹了口气。“不,不是我。”但我知道是谁干的。

走下楼梯,赫敏走到房间的中央。她甚至不确定这是否有效,但她怀疑有人在等她叫。她提高了声音,坚定地说,“Rink。”

几秒钟后,一个咧嘴笑着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她面前。他脸上的愉快表情也没有消失。

赫敏听到她父亲的声音,她的父亲在前一天没有见过Rink,他惊讶地叹了一口气。她很高兴,因为那一惊人的呼吸,她的父母对Rink的出现表现的宽宏大量。哈!她的一小部分得意洋洋。就拿这个说吧,所有纯血统的巫师,他们认为麻瓜不能理解或接受魔法。

赫敏在重重地摔在沙发上,试图忽略她仍然穿着睡衣的事实。她毫不怀疑她的头发都**了。现在谈论这个话题还为时过早。“Rink,你打扫房子了吗?”

Rink显然是高兴的。“Rink非常乐意帮助年轻的小姐的家庭服务。”Rink向着仍然站在那里的赫敏的父母鞠躬。“Rink很坏,吓着了小姐的母亲。”他悲哀地补充道,说到“Rink在城堡没人服务了”时,他的耳朵微微一缩。

真的,赫敏对这些能说什么呢?

因此,这个夏天的接下来的三周,几乎每天Rink早早地就来了,在所有人起床之前将格兰杰的房子打扫干净。在最初来自波林娜一些**后,赫敏解释,这会使Rink高兴,因为他不能照顾斯内普教授,医生格兰杰很快地进入了奢侈的生活。在他们离开家之前,刚煮好的早餐和热咖啡在等待他们,还有回家之后的清洁的房子。

赫敏试着不为S.P.E.W.内疚。

很快,她暑假的中点就到了。这个夏天,就像往年一样,赫敏将在格里莫广场与她的朋友们共度。在准备过程中,赫敏和Rink有几次讨论他不能跟她走。事实上,赫敏不确定Rink会跟着她去格里莫,因为布莱克家的房子仍然被赤胆忠心咒所隐藏。不过,她并不想冒这个险。家养小精灵的魔法似乎有点不为人知,但仍然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当多比从马尔福家离开时,哈利说卢修斯·马尔福几乎对多比感到害怕。

所以,赫敏带着脚上的克鲁克山和打包好的箱子。她等待骑士公交,将她带到洞穴里,在那里她和罗恩和哈利见面,然后他们都搬到了布莱克家的房子里。

她期待着,等待着,如果她在格里莫广场看到斯内普教授,如果他能给她一个答案。

――――――――――――――――――――

麦格教授的出现在格里莫广场12号门的门口,在那天下午引起了一阵骚动。尽管所有的布莱克的房子都是凤凰社总部,但却很少有客人。这一组织的内部圈子只有在时机合适的时候才会出现,人们认为,关键组织成员之间的联系越少,伏地魔的间谍就越不可能收集有关组织成员和活动的信息。

麦格教授的到访给这座老房子增添了一种气氛,因为她是这一周以来布莱克住宅的第一个客人。来自“外面”的消息总是受欢迎的,尤其是哈利、赫敏、金妮和罗恩都被限制在家里,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尤其是对哈利的限制。毕竟,他们只能做室内活动。赫敏用这段时间监督其他的学生都用在完成他们的暑期课程上。金妮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这两个男孩仍有工作要做。

这个备受尊敬的格兰芬多的院长与斯莱特林的那个不太受人尊敬的院长一起到来,他是整个事件唯一的阻尼器。尽管,说实话,赫敏很高兴见到他。或者,直到麦格教授拿出三卷带彩色丝带的卷轴,它是唯一的阻尼器。

“由于猫头鹰不能被送到格里莫广场,所以我想我可以把你们的成绩交给你们。”麦格用严厉的目光看着每个人。“请互相尊重。”

罗恩一边听着这声音,一边手指绞在一起扭来扭去。这使赫敏对她的朋友露出了一种安慰的微笑。他在门口伸出头来,把卷轴夹在两手之间。“我…嗯……是的,我这就上楼去。”

当罗恩走出去的时候,赫敏瞥了一眼斯内普教授,他静静地站在书房的角落里。她知道罗恩很担心他的魔药等级。他需要在斯内普教授的课堂上获得及格的分数,以便在毕业后进行傲罗培训。如果他不成功,她就知道他会被摧毁的。然而,除了不耐烦,她看不懂斯内普的其他表情。

麦格教授下一个把卷轴给了哈利,并给他一个令人鼓舞的微笑。“我为你感到非常骄傲,哈利。”她平静地说。哈利拿起他的卷轴,朝门口走去。赫敏知道他很可能会去格里莫广场后面的杂草丛生的花园。对他来说,这已经成了一种安静的修养。

然后轮到她了。赫敏知道她做得很好,但是她永远也无法平息那种在揭露之前一直笼罩在她身上的那种紧张的感觉。

这一次,麦格教授看着她的方式,使她的之前正常的紧张不安变成了真正的恐惧——一种恐惧,这让她的胃冰冷而沉重。我在什么事情上失败了吗?

麦格在递给赫敏她的卷轴时,不再微笑了。相反,她一脸严肃的表情,通常只有当她被迫从自己的学院里扣分时才会看到。“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谈谈,格兰杰小姐,我将在这里,斯内普教授也在,在格里莫广场剩余的日子里。”麦格教授微一点头,就离开了书房。

哦,天哪,她在什么事情上失败了。恐惧变成了坠在她胃里的铅。我已经失败了。她从不失败。然而,如果她需要的话,她的院长只是提供了交谈的机会。

哦,天哪。

她不理睬她那沉闷的魔药大师,他拿了一本书,坐在房间的一个肮脏的窗户旁边,赫敏从房间里退了下来,直到她坐在冷炉边的那张褪色的翼背椅上。她毫不怀疑斯内普教授在看着她,尽管他的眼睛被他手中的书所挡着。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像麦格教授那样离开,但她不会在他面前让自己难堪。如果她希望他能同意教她,那么她就必须证明她可以像成人一样接受坏消息。

她颤抖着,打破了霍格沃茨的封印,解开了带着四个学院颜色的彩带。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展开羊皮纸。当她这样做的时候,一个被缩小了的金色天鹅绒包,神奇地变回了正常大小,然后滑落到她的大腿上。她把袋子和里面的东西都忽略了,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在羊皮纸上印出来的夸张的书法上。

古代如尼文――优秀

算术占卜――优秀

天文学――优秀

神奇动物保护课――优秀

魔咒课――优秀

黑魔法防御课――良好

草药学――优秀

魔法史――优秀

魔药学――优秀

变形课――优秀

她再次把目光放在单子上,她皱起了眉头。她通过了。她通过了所有的课程。嗯,她本可以在防御上做得更好。她不明白。想到可能有什么错了,赫敏开始翻到卷轴的第二页,这时她被一个很像罗恩的大声的喊叫声吓了一跳。楼梯上的突然的脚步声证实了这是罗恩。两秒钟后,布莱克太太被罗恩的喊声惊醒,开始了她的尖叫。在罗恩和这幅画像的喊声中,听起来就像是屋子里满是斑溪。

赫敏向斯内普教授瞥了一眼。他的怒容和轻蔑的嘴唇的弯曲并没有使她安心。然而,她的教授似乎并不烦恼。他甚至连魔杖都没拿。赫敏不确定她是否应该担心这个叫喊,她把她的卷轴和天鹅绒的袋子塞进椅子的一侧,朝门走去。在她到达那里之前,门开了,罗恩跑进房间,把她抱在怀里,像疯子一样地笑着。“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是我的!”

格里莫的其他居民,几乎完全都是韦斯莱家的人,因为罗恩的欢快的喊声和布莱克夫人的画像的尖叫声吸引住了,都**在了书房的门口。韦斯莱夫人拯救了赫敏。“罗纳德·韦斯莱,把赫敏放在一边,停止叫喊。这是什么意思?你扰乱了整幢房子。我们将会听到布莱……”

罗恩咧嘴一笑,举起手里握着的金徽章。看到了男主席的徽章,韦斯莱夫人停下了脚步。

眼睛睁得大大的,莫莉伸手去拿那枚徽章。“男主席?你成为了男主席?哦,罗恩!”莫莉继续把罗恩拉进怀抱里。

就在那一刻,赫敏感觉到身上很冷。她知道麦格教授为什么要和她说可以谈谈了。她从后面祝贺的红头发的人群中退了下来,悄悄地回到她的椅子上,拿起天鹅绒的小袋。她拉开拉绳,把徽章放在她的手掌上。在她的手掌里,冰冷的金属上是“级长”这个词,而不是“女主席”。她闭上眼睛,陷入失望了一会儿,但只有一会儿。

她感到有一双眼睛盯着她,她环顾四周,发现斯内普教授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一年前,她可能会看到他脸上有恶意的幸灾乐祸。一年前,她可能会用那种方式解释他现在的那种表情。现在,她将敏锐的理解为评估。她决心要向他展示她是一个成年人,当她把徽章放在口袋里时,她对他微笑。他的点头回应使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一种温暖的感觉。赢得他的尊敬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她把自己融入到她所希望的美好愿望中去,她去重新加入了欢乐的罗恩家。

有人关上了门,把布莱克夫人的声音淹没了,她继续用刺耳的声调尖叫。偶尔可以隐约听到血统叛徒,和泥巴种的字眼,但没有人给她任何回应。

赫敏一回到这个小队,罗恩就又把她抱了起来。这一次,只转了一圈就把她放了下来。“赫敏,这真是太好了。你和我,男主席和女主席。这将是伟大的第七年。”

在她朋友的热情中,赫敏微笑着,她保证声音中没有她自己的失望。毕竟,罗恩和哈利从一年级开始就一直拿着她拿女主席徽章开玩笑。“我没有拿到女主席徽章,罗恩。”

在罗恩突然感到震惊的表情和其他组织成员的沉默中,赫敏有点迟疑了。她的旧习惯让她补充说,“另外,如果你真的认真读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你会知道,学校的政策在几年前就已经改变了,所以男主席和女主席总是来自不同的学院。这种方式被认为是更加公平公正的。”

罗恩吃惊地盯着赫敏,她也能感觉到房间里其他人的眼睛也在盯着她。这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她努力保持镇静,不让自己有反胃的感觉。在一个不太仁慈的时刻,她希望罗恩能让这个话题停下来。她并没有实现她的愿望,因为罗恩开始为她愤怒起来。

“但是……但是,谁得到了女主席徽章?”

这个问题并不是针对任何一个人的,但斯内普回答了,他的低沉的声音穿过房间的另一边的兴奋的声音。“汉娜·艾博特。”

大家都沉默了,直到哈利在韦斯莱的人群中挤过,发出愤怒的声音,“你这个混蛋!”

赫敏迅速抓住罗恩的手腕,才阻止他立刻去哈利的身边。不确定如何化解这一局面,赫敏只能看着哈利向着斯内普接近。“你投票反对赫敏,只是因为她是我的朋友。”

斯内普双臂交叉在胸前,他对哈利的指责无动于衷,这激起了他的愤怒。赫敏想知道,在那一刻,她是否是唯一一个看到斯内普的魔杖的人,那似乎是一种冷淡的举动。

教授向哈利投去了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他那乱糟糟的头发。他的嘴唇上是冷冷的微笑,满是嘲讽,就像哈利即使对他吐口水,也不会点燃斯内普教授的脾气。他讥笑着,不屑地从每一个单词上表现出来,“不是所有的魔法世界里的东西都围着你转,波特,不过,我敢肯定你很难相信。无论如何,你只是部分正确,尽管我确实投票反对格兰杰小姐得到女主席的徽章。”

哈利口齿不清的愤怒的咆哮,挥动他的魔杖,指着斯内普的胸膛。

一看到魔杖,赫敏就吓了一跳,她惊讶地看到,事态已经迅速地严峻起来了。“哈利,不!”赫敏喊道。

哈利,眼睛呆滞,手开始颤抖,几乎控制不住他的愤怒,他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他的焦点仅仅是斯内普教授。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确定是否移动或说什么会引发他们面前的争端。

斯内普大胆地笑了。赫敏注意到,这是一种低沉的声音。如果魔鬼笑了,听起来就会像这样。这使她脖子后面的头发都竖起来了。斯内普教授向前走了一步,直到他的胸部触到了哈利的魔杖。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降到几乎一种耳语般的声音,柔和而丝滑。“来吧,波特先生,你的诅咒会是什么,嗯?驱逐咒?或者钻心剜骨吗?或者,你想直接跳到阿瓦达索命吗?”斯内普微笑着,露出牙齿,那是一种鲨鱼般的笑容。“来吧,把它说出来。我是手无寸铁的。我不会阻止你。我甚至可以帮你把它说出来。阿瓦……”

这时,米勒娃·麦格又回到了房间里。“哈利·波特。”她匆忙地厉声说,“马上就把你的魔杖拿开。”

有几秒钟的时间哈利什么也没做。最后,他打了个颤。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是压抑的。“他……”

麦格严厉地打断了他。“我不关心斯内普教授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现在你是那个拿着魔杖指向手无寸铁的人的人。你也是一个未成年的巫师。如果你现在施放魔法,邓布利多教授将没有办法,只能把你从霍格沃茨开除。放下你的魔杖,现在。”

哈利很不情愿地放下魔杖,尽管他的眼睛里仍然闪烁着光芒,他瞪着斯内普。

莫莉花了那个时间向前走了一步,迫使大家努力去化解这种局面。她迅速而高效地将她的家人赶出书房,询问罗恩和哈利关于他们想要的菜肴,这些菜肴很快就会在破旧的餐桌上铺开。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了麦格教授,斯内普和赫敏。

麦格教授对斯内普教授怒目而视,她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与此同时,斯内普又坐回到了他的椅子上,似乎对整个事件并没有感到不安。赫敏不明白他怎么能这么平静。她还在发抖,她也不是那个被魔杖指着她的胸口的人。她的情绪在沉淀——对没有得到女主席徽章的失望,对哈利的愤怒,对斯内普的愤怒,对哈利几乎做的事情的恐惧,以及在那个紧张的时刻,哈利可能会杀死斯内普教授的恐惧。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做了什么?”麦格教授厉声说,非常容易让人想起她变成猫时的形态。

斯内普教授耸了耸肩,向后靠在椅子上。“波特的副手问谁收到了“女主席”徽章。我回答了。我还告诉他,我投票反对格兰杰小姐获得这个职位。”

麦格教授的眼睛眯成了缝。“你还说了什么?”她说,“就这样哈利是不会把魔杖指到你身上的。”

“对他和巫师世界来说,不幸的是,他这么做了。”斯内普回应,他自己的无聊的冷漠终于破裂了。

赫敏想知道她的老师们是否意识到她还在房间里。她感到很不舒服。这不是她应该知道的一个争论。然而,她自己的公平不会让她保持沉默。她很不舒服地意识到,斯内普教授被指责过多次,没有人站在他的立场上。这,现在,是她想要通过S.N.O.R.T.完成的所有事情。

她向两位辩论着的老师迈出了一步,大声地打断了他们,“这是事实,麦格教授。”

教授转过身来,她的长袍的下摆在她的突然移动中旋转着。“格兰杰小姐!”

麦格教授的声音里震惊使赫敏怀疑她的变形教授忘记了她在房间里的存在。然而,麦格教授的声音里的震惊并没有引起赫敏的注意。因为她看到了斯内普教授在她的辩护中一闪而过的表情。她几乎会给它贴上“惊奇”的标签。赫敏觉得愤怒。没有人会因为有人来辩护而感到惊讶。

为了保持镇静,赫敏在继续的时候竭力抑制了她的怒气。“斯内普教授什么都没做。罗恩很高兴被任命为男主席。他以为我是女主席。当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得到这个职位时,哈利认为这是因为斯内普教授为了报复他而让我不能得到这个职位。”

赫敏可能会因为麦格的脸上表情感觉想笑,这是一种沮丧的表情,但她的表情告诉她,斯内普教授并没有对哈利说谎,他确实对她投了反对票。尽管如此,她还是决心要有尊严地处理她的失望。她继续说,就好像她没有看到麦格教授的反应一样。

“我不相信斯内普教授会滥用私权,如果他投了反对票,我肯定他有有效的合乎逻辑的理由。”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米勒娃。”斯内普教授说,他的声音有点沾沾自喜。

米勒娃转过身来,带着指责意味的瞪着斯内普。“很好,西弗勒斯,你确实是正确的。”年长的女巫似乎泄气了,她的肩膀和脊柱看起来很僵硬。她给斯内普教授的表情现在是比愤怒更愤怒的。“请看着格兰杰小姐,西弗勒斯,如果你愿意,我就去找哈利了。”

赫敏惊讶地看到斯内普教授翻了个白眼。“哦,是的,在他做鲁莽的事之前去找波特。毕竟,这男孩是不一样的。”

似乎连麦格教授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句话,她只发出了低低的哼声,就走出了房间。

留下赫敏在房间里盯着她的教授。她说了第一个想到的事情。“您曾经跟麦格教授说过什么?”

令人惊讶的是,他一边看着她的反应一边回答她。“我告诉她,你不会哭,也不会抱怨,只是因为没有得到那个女主席的徽章。我告诉她,你会寻找这背后的原因。”

赫敏不知道如何解释他的赞许的语气,所以她在她的下一个问题中寻求庇护。“您真的投票反对我了吗?”

又一次的,他回答了。“是的,我这样做了,尽管这跟你是波特的朋友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里带着伤痛,她问,“那为什么?”

斯内普教授示意她坐回去。当她这样做的时候,他从他的手指中看了她一会儿。她很清楚他的言谈举止,现在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或做什么了,他已经仔细考虑过了,即使是现在,他也在小心翼翼地斟酌着他的话。

“你告诉过我你希望学会思考,那么你来告诉我为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他看到了她的困惑。他同情她,开始为她解释。“男主席和女主席是怎样选择的?”

霍格沃茨:一段校史再一次证明了它的价值。“名字是由老师提名的,在每个学院的院长中投票。校长有决定性的一票。”

“提名的标准是什么?”

“学识,个性,领导,还有……”她停顿了一下,想了想,最后说,“诚信。”

斯内普教授对她满意的点点头。“现在,”他说,“告诉我为什么我会投你的反对票。”

值得庆幸的是,他能看出她在认真地对待他的话。在这一瞬间,他并不是说残忍,但批判性的思考意味着要在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看到自己。

“我是本年度最具学术水平的学生。”

他很高兴她用一种安静的自信而不是放纵的骄傲来说这一点。这是她成熟的另一个标志,他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当他没有发表评论时,她继续说。

“但是,我不是很受欢迎。”

他发出轻蔑的声音。“受欢迎程度并不是标准的一部分。”

她担心的咬着她的下嘴唇。“但是易接近,这是人格方面的一部分。哈利和罗恩是我唯一的亲密朋友。我的意思是,我和别人在一起很友好,但不是那么亲密。”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想我威胁到了我的很多同学。”

他哼了一声,说。“那不是威胁,是惊吓。”

看到她吃惊,他详细地说。“你不是故意的,我敢肯定。但惊吓了他们,你对那些没有天赋或决心的人缺乏耐心。这种缺乏耐心,既粗鲁又霸道。”

他看见她盯着他,对他怒目而视。他不需要了解她的想法。“是的,格兰杰小姐,我也有同样的痛苦。然而,我们并不是在谈论我的缺点。问题是,你能看到一个一年级的想家的赫奇帕奇来找你安慰吗?更妙的是,你能看到斯莱特林因为任何原因来找你吗?”

“不,先生。”

“好。对自己诚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现在,把问题转一转。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为什么我们选择了艾博特小姐和韦斯莱先生?”

赫敏想了一会儿才开始回答,试图从教授的角度来看待汉娜和罗恩。“汉娜是赫奇帕奇。任何需要肩膀的人都会觉得很舒服。她的成绩是固定的,不显眼,但很好。她性格外向,待人友好,在学院有很多朋友。”

斯内普轻蔑地挥动着他的手指。“那是显而易见的,女孩。考虑到我们生活的时代,她为什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然后赫敏明白了,对伏地魔的战争甚至影响了男主席和女主席的选择,她感到有些难过。“汉娜不是纯血统,但她来自一个受人尊敬的、长期存在的巫师家庭。在过去的一年里,食死徒杀**她的母亲。”赫敏停顿了一下,不确定她是否应该继续下去,但斯内普教授似乎不受她的话的影响。汉娜的母亲**的那晚他在现场吗?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我不确定我是否想知道。赫敏的目光锁定在教授的身上。她继续说,“汉娜是一个‘没有人是安全的’的象征,不仅仅是麻瓜或者麻瓜出身。”

“那韦斯莱先生呢?”

赫敏低头把目光转到膝盖上,想了一会儿,想着罗恩,然后看回去。“罗恩的成绩不是所有的都好,但他是普通学生。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认识他,因为魁地奇和他是哈利的朋友。”她对她的教授笑笑。“罗恩是风趣的。他是一个纯血统的人,所以即使他是我和哈利的朋友,斯莱特林和其他纯血统的人也会觉得和他相处很舒服,但同时他也不相信纯血统的立场。他是另一个选择的活生生的例子。”

她沉默不语,想着罗恩和汉娜。他们都是不错的选择,但她仍能感受到自己的失望。之后她不得不试着向罗恩和哈利解释一些事情。哈利和她面前的魔杖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即使她在为这个男人辩护,她也不会停止为她的朋友辩护。

“他们认为您之前没有携带武器。而您不是。我看见您藏在手中的您的魔杖。”她指责。

一边黑色的眉毛在她的话语中挑起来,“但波特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准备诅咒那些他认为是手无寸铁的对手。”

为了弄清楚这一切的意义,赫敏为她的朋友辩护。“哈利不会这样做的。”

斯内普教授的嘴唇扭曲成一种冷笑。“你这么肯定吗,格兰杰小姐?你真的很确定他不会试图用这种愤怒的情绪主宰?你确定他不会选择更简单的办法吗?黑魔法,格兰杰小姐,很有诱惑力,因为它很容易。愤怒、痛苦、报复、憎恨——它们都在这里,在我们的指尖。很容易被召唤被使用。所以,一旦你尝到了那种轻松的力量,你就很难拒绝。”

赫敏因为在他声音中听到的东西颤抖着。他讲的是个人常识。“哈利击败了伏地……”她开始想说伏地魔,但是当她看到她的教授变僵硬的时候改变了它——“黑魔王,他不会变成他的。”

“你是想说服谁,我还是你自己?”

“您推动他,奚落他。如果您不想让他在他的愤怒中屈服,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没有人会这样。”他厉声说。“如果这个男孩想要和他一起打破魔法世界,我宁愿知道在那个决定性的时刻之前知道,在那个波特站在黑魔王面前的时刻。”

赫敏瞪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突然明白了。“您不相信他能赢。”她说,她的声音越来越难以置信。

斯内普教授向后靠在椅子上,突然看起来很疲倦。“就像波特现在这样,他的思想和情感在混乱中,不,我不相信他能赢。”

赫敏抱着胳膊,突然感到非常渺小。“您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你没有问过我是否可以教你吗?”

她的眼睛看到了他的眼睛,她完全惊呆了。她几乎说不出一个字除了“是……是的。”

“好吧,格兰杰小姐,不像某一些人,我不相信无知是幸福的。为了让一个人为他或者她自己着想,他们必须有推理的能力。除非你知道你真正面对的事实,女孩,否则你无法思考。”

赫敏惊呆了。他要教她。“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终于结结巴巴地说。

他对她冷笑。“典型的回应是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