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文豪野犬]干掉那只垂耳兔 梨子不爽 > 27. 死屋派

27. 死屋派

小说:

[文豪野犬]干掉那只垂耳兔

作者:

梨子不爽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6

会议结束,总悟被单独留了下来。

“别紧张,只是跟你聊聊,”森鸥外语气温和,他开门见山道,“那位桂小太郎是同你一起落入这里的,有些事情是冲田君的隐私,即使我很好奇但也不会过多过问,毕竟知道的太多有时候也并不是好事,只是……”

森鸥外停顿了一瞬,目光冷凝。

“龙头战争,你了解过多少?”

总悟收起了面上的散漫,神色认真起来。

…………

会议室里走出来的人不同于以往的样子,纯良无害的表情被冷漠取而代之,周身沉重的气势让整个人看起来阴郁了不少。

芥川咳了两声,引起那人的注意。

“芥川君?”总悟讶异。

“Boss终于受不了你开始赶人了?”

“让芥川君失望了,森Boss还打算重用我呢,幸好我没有异能力,不然岂不是直接顶替掉你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说是这么说,表情却带着几分得色。

“狂妄。”

芥川瞥了他一眼率先走在前面,总悟弯了弯嘴角,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其实就是等他的吧,真是别扭,明明对待太宰的时候很坦率啊,动不动就要夸奖。

只是……

想到森鸥外说的话,总悟的表情又晦暗不明起来,如果真的如森Boss所说,桂那家伙身边**的可都是些危险的家伙,他不担心桂会做出什么,至少不会危及无辜的人,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嘛,有桂那个家伙在应该也能稍微阻止一下吧。

抬头看了眼天色,总悟打了个哈欠,耳边是杂乱的**,时不时夹杂着敌方溃败而逃的惨叫声。

有时候同伴太能干也不是好事,休息了这么久他都累了。

眼看战况差不多结束,总悟朝收回布刃的芥川喊了一声。

“该下班啦,芥川君!”

举枪的樋口顿了一下,随即不可思议地回头,下班?进行剿/灭行动的时候下班?!

“你是不是疯了?!”

“不要这么说嘛樋口小姐,工作也要劳逸结合啊,”总悟笑眯眯地为自己辩解,“我可是认真工作了一下午啊,你们要加班的话我就不奉陪了,拜拜~”

“你哪里辛苦了?不是一直在这边呆着吗!!”

总悟不赞同地看了一眼逐渐暴躁起来的樋口,摇了摇头。

“这位小姐,不要看不起后卫啊,我的工作性质要比你们严肃得多。”

说完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离开,身影简直不能更惬意。

“喂!”樋口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被闻声过来的芥川阻止了。

“让他走吧,现在只差扫尾了,留他在也是闲着。”

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芥川收回目光。

是夜,暖黄与暗红的灯影交错着,暧昧的灯光点缀着这条逐渐热闹起来的街道,总悟摸了摸下巴,走进人流。

以曾经追击桂这么多次经验来看,那家伙混迹的路径他差不多能摸出个十之七八吧,歌舞伎町也算是桂常来的地方。

嗯……应该吧。

转了一圈的他定定地看着风俗店门口穿着皮衣拿着鞭子的美艳大姐姐,脚步拐了过去……

这里看起来好像不错的样子。

“啧啧,城里就是开放呐!”

“果然是一群流氓警察,还是应该天诛了你们。”熟悉的声音响起,总悟转头,身着司仪服饰的长发男人映入眼帘,正是桂。

桂手里举着一个广告牌,上面印着花花绿绿的字体,身旁是带着领结的伊丽莎白。

“喂喂,这个时代不流行天诛那一套了,趁早改改你俗套的台词吧。”总悟咧开嘴巴,露出一个满含恶意的笑,“算了,既然是下班后的娱乐时间,那就饶你一命吧。”

两人并排靠在一侧的墙壁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耳边时不时传来男人和女人的调笑声。

“你刚刚说下班?”桂双手抱胸,视线在男男女女间徘徊。

“啊,别再提醒我我们的敌对身份了,你真不愧是危险分子,到哪里都能**一群不正常的家伙。”

“你在说什么啊?我弟弟哪里不正常了!他只是有点内向而已,绝对不是心机病弱男!”

总悟面无表情:“那家伙看起来比你大多了,确定是你弟弟?”

“年龄并不能代表什么,重要的是阅历。”桂坚定道,随后话锋一转,“你找我聊天就是为了这个?”

不,无论是年龄还是脑子那个俄罗斯人都比你强多了……

“没有,就是来看看你现在的价值是不是真的像我们首领说的那样。”他站直身体,收回目光,“看来是我高估你了,真是浪费时间。”

话音刚落,总悟便朝原先驻足的风俗店走去,桂疑惑地挠了挠头,一时搞不懂这人是来干嘛的,不过现在能搞懂的就是,再不回酒馆他今天的工资就不保了……

踏入厅堂,总悟还来不及看眼花缭乱的女郎画报,便被眼前熟悉的人惊住了。

芥川冷冰冰地望着他,身侧是恭敬立着的黑衣男人。

总悟的表情短短几秒间从诧异转向明悟,他拍了拍芥川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看不出来啊,芥川君居然也是同道中人……”

“这里是港口黑手党的地盘,你一进这里我就收到消息了,”芥川的目光如同看一个废物一样,“你着急火燎的下班就是为了来这里?真有追求。”

“哪里哪里,闲暇时间的放松而已,算不上追求。”总悟谦虚。

“变态……”

“你这么说就过分了,男人憋久了想发泄也是理所应当的吧,芥川君要一起来吗?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在黑衣男人畏惧又敬佩的目光下,总悟硬是把人拽了进去,出乎意料的是目的地并不如芥川想得那般暧昧。

他站在楼顶的天台上,轻易便看到了酒馆门口招揽着顾客的桂小太郎,再转向总悟时芥川的态度友善了许多。

“所以你来是为了他?”

“不要说得好像我是在追求人一样啊,”总悟对他的说法嫌弃不已,一屁股坐在天台边,他把腿移到天台外侧,脚下是空荡荡的一片,“我只是来碰碰运气,看来今天我的运气相当不错,顺着他应该能摸出不少东西。”

摸了摸肚子,他无辜地抬头:“我饿了芥川君。”

“没关系,饿麻木就没感觉了。”

“别这样嘛,我好歹也是为了工作,刚刚那个男人好像挺听你的话的,你让他送点姑娘和吃的上来吧!”

芥川表情空白了一瞬。

“你说什么?”

“送点姑——”布刃贴近他脑袋,总悟从善如流改口,“送点吃的上来,加班餐就简约一点吧,我要求不高。”

简单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总悟观察着精力仿佛用不完一样异常认真的桂,他揉了揉眼睛,待得太久困意都上来了,天台又这么冷,早知道就多穿一点了,果然监察的工作不适合他,要是山崎在就好了。

他转头看了看身侧迎风立着的芥川,目光移到黑色风衣宽大的下摆上……

挪了挪屁股挤到人身前,总悟拉起风衣下摆罩住自己,瞬间感觉暖和了许多,而风衣的主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在做什么?”

“取暖啊,”他认真道,“天台这么冷,反正芥川君的风衣也只是用来耍帅的,借我用用好了。”

“不过话说回来,芥川君的声音好像带着鼻音啊,该不会是为了耍帅一直忍着冷故意站在风口处吧?”

他眨了眨眼,仿佛明白了什么,芥川把自己的衣服抽回来,僵硬了脸:“胡说八道,在下怎么可能为了耍帅做这种事情!咳咳……”

“你看你看,再逞强就真的要感冒了。”

“给我闭……咳咳!”

“快让你手下送点衣服过来吧,说真的,傲娇这个属性不适合你。”

芥川脸涨得通红,张口就要反驳自己不是傲娇,不成想远处一直招揽顾客的桂突然进了酒馆,两人止住吵闹,齐齐关注着酒馆入口。

没一会儿,身披白色羽织带着斗笠的男人从店里出来,身旁跟着的白色企鹅异常显眼……

芥川无语了一瞬,不明白这个桂小太郎的乔装打扮有什么意义,怎么感觉这个恐/怖组织的首领有点……傻气呢?

话说正常组织的首领会来歌舞伎町的酒馆打工吗?

不了解桂常规操作的芥川摇了摇头,同总悟一起隐匿身形跟了上去。

总悟吃力地跳上房顶,身边是挥舞着布刃轻松移过来的芥川,他看了一眼芥川,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芥川侧头看向停滞不动的总悟,随后又望了望身影越来越小的桂,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公平,为什么我要自己跳上去追,而你动动衣角就行了,根本不用耗费力气。”

“…………”

“等跟踪到目的地的时候我都累的没力气了,没力气我也做不了什么,还不如不去呢。”

总悟轻飘飘地说着,眼神却一直往芥川那里瞟,暗示意味不能再浓了。

“那你回去吧。”芥川转身就走,被总悟笑嘻嘻地拉住。

“芥川君带着我不就好了嘛,这样既帮我节省了体力又节省了时间,一举两得!”

“在下不会带人。”

“没关系,你背着我就——”“那你还是滚回去吧。”

“我说实话吧,”总悟神色严肃,“其实我得了一种怪病,医生说今天如果你不带我过去我就会死。”

“你骗谁呢,太假了!”

…………